“过劳死” 让劳动者走得没尊严

       最新的一项白领健康调查显示,2/3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身体状况处于亚健康状态,如今,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“过劳死”大国。有统计显示,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过劳死亡的人数达60万人。(10月28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 “有压力时觉得累,没压力时觉得可怕”,“加班压力大,不加班压力更大”。这样的话,非常精确地概括了当前国人的心理状态。客观地说,压力大也有许多原因。有对未来缺乏安全感,想通过努力将未来收益“折现”到当前实现的;也有为满足个人的人生目标,或只为实现某一情结的,比如“我就想在某一城市生活”;但更多普通百姓的压力,还是迫于眼前的生存。

  上述种种压力,都属“存在决定意识”,即与宏观社会管理粗放的大环境直接相关。比如,在分配上,现实是“距离权力越近,获得资源越多”,各种各样的垄断,直接决定着对资源的占有。对于大多数与此无缘者,又被简单化地以“大鱼吃小鱼”的市场逻辑,来决定企业命运和个人命运。

  因休息权被剥夺成为猝死的主因,从而有了“过劳死大国”的称谓,这决不是一件光彩的事。把劳动者当作一般“生产资料”,缺乏起码的人文关怀,也决不仅仅是企业无良。中国这些年取得的经济成就,很大程度上是用世界最多、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去拼时间换来的,加上维权通道又狭窄得可以忽略不计,劳动者的压力怎么能不大?过劳死的事又怎能不多?